三二看書 三二看書 武俠仙俠 王者風暴 第175章 六六六

第175章 六六六

小說:王者風暴| 作者:古劍鋒| 類別:武俠仙俠


    其其格抬頭看向屋頂裂口,忽然一道明亮火焰蒸騰,垂直升起化作數百米高的光柱,代表六六六烽火臺成功重啟。

    祖萬豪忙得不亦樂乎,烽火臺對于他來說就是一件大玩具,有很多奧秘需要探索,還有很多地方需要修修補補。

    穎兒精疲力盡,落到周烈的頭頂上說:“讓小龍抱著珍珠沉入深邃之間,盡管這顆珍珠包裹的萬源石不大,卻正好可以解燃眉之急。其實烽火臺就是樹屋,由神樹馱負進行移動,久而久之形成神樹隧道,往來更加便捷。不過神樹需要精心培育,每年的消耗非常大,維持正常運作并不容易。”

    “神樹?那些幫助我們開啟血脈的大樹?”周烈點了點頭,記在心中。

    唐七七轉著圈兒,興奮地看向石壁。只見一條青龍乍然閃現,很快變成白虎,神態倨傲的蹲伏在那里,似乎也在打量四周。

    “吼……”白虎一躍而起,沖到屋頂上吞噬星星點點光芒。

    周烈的眼神連變,心中不由得驚訝:“好家伙!白虎正在侵蝕烽火臺的核心錨,不知道能否做到百分百掌控?如果能做到,那可太爽了。”

    “核心錨!之所以用這個名字,是因為王城能夠隨時鎖定驛站的具體位置,有沒有可能將六六六烽火臺隱藏起來呢?這樣就可以逍遙自在了,誰也管不到我頭上來。”周烈正在想著美事,頂壁轟然作響,幾塊石磚掉了下來。

    現實擊敗了幻想,能不能擺脫鎖定倒在其次,眼下最主要的事情是將房子修好。

    “其其格,蘇丹青,蘇琉璃,傻站著干什么?快點幫我維修!天啊!那些殺千刀的海獸不在海里呆著,為什么跑到岸上打打殺殺?”

    周烈奇怪地看向唐七七,心想:“這丫頭怎么一下子變得如此積極?對維修這般上心,難道是想占據幾個席位?嗯,可以考慮讓她加盟,畢竟手底下的人數太少了。”

    時間不大,周烈就被白虎的進度吸引過去。

    整個烽火臺從上到下投影到眼中,除了幾間靜室保存完好之外,其他地方只能回收磚石。

    破損的位置不斷在眼中刷新記錄,看得頭暈眼花。不過正像白虎系統的一貫作風,對于每處細節都能了然于胸,支派起人手來不至于失去方向。

    “胖子,先去北間屋修大梁,要是大梁塌了,上面的黑塔也得塌。”

    “知道了,這就去。”

    等到眾人走后,周烈揮手將眼中的烽火臺結構圖打在墻壁上,有些郁悶的說:“這就是一朵菊花撐著一支大煙囪,當初誰設計的烽火臺?比我的劍還丑!有沒有辦法進行改良?我的意思是付出最小的代價,得到最大回報。”

    白虎好似發出一聲咆哮,不知道從哪兒調出無數光影,好像都是建筑,開始在烽火臺的基礎上進行疊加。

    過了將近十分鐘,光影才停頓下來,周烈看得直皺眉頭。

    “是不是搞錯了?稍稍擴建黑塔,加固地基。忽略其他地方,搞成半露天溫泉。天啊!要是真的這樣搞起來,我會不會被其他驛主掄死?”

    穎兒休息了一會,已經恢復過來,笑著說:“我看挺好的!家嘛!自然是怎么舒服怎么來,我們還可以搭建冰屋和冰窖,其實有青龍和玄武守護,已經不比三零零烽火臺差多少!真正限制我們的地方是作為根基的神樹太小了。”

    墻壁上的畫面一變,白虎提出一個加快神樹生長的方法。

    所謂神樹其實也是妖,不過它們與妖獸有很大不同,只會單純生長,沒有多少進攻性,與人類是天生的盟友。

    是妖這就好辦,身邊就有兩位煉妖師,蘇丹青和蘇琉璃擅長刻畫疆域血紋,經過白虎系統的分析和整理,發現疆域血紋除了用于防御,最主要功能是培育妖類。

    眼下身處戰場,還怕找不到飼料嗎?

    另外,玄武可以過濾妖血降低負面影響,妖血中凝聚的有害力量交給青龍凍結,用來增加攻擊和防御手段,可謂一舉兩得。

    “不錯,就這么辦!蘇丹青和蘇琉璃要是聰明,應該知道如何選擇,這對于他們來說是一次翻身機會。”周烈只在乎結果,不在乎過程,如果不能在這座烽火臺迅速找到位置,掉隊是一定的……

    “什么?修溫泉?”

    當祖萬豪聽到這個提議,以為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再三確認才知道老大沒有開玩笑。

    胖子笑問:“借烽火將水加熱倒是簡單,我們的烽火臺叫什么名字?六六六溫泉公館還是大順度假村?”

    周烈直拍額頭,感覺這個提議跑偏了,他只好耐著性子說:“溫泉不是重點,水才是重點,無論青龍,還是雨師,都與水脫不開關系。明白嗎?修池子,修水潭,修瀑布,反正讓水環繞六六六烽火臺就是了,房屋盡量以精巧為主,以這種理念為基礎發展,要改動的地方應該不多。”

    “嘿,這可簡單了,不就是挖土砌池子嗎?交給我好了,順便把水道翻新一遍,也許在溫泉邊上能種菜,畢竟烽火臺這里比較特殊,也許不會顆粒無收。”

    周烈笑道:“呵呵,我讓大家全力配合你,需要什么東西盡管說,我去把那些報廢的烽火臺拆開,爛船尚有三斤釘,更何況那些烽火臺呢?”

    “哎我去!對啊!拆臺子,我們現在最應該做的事情是拆遷……”胖子激動不已,他現在生怕有人和六六六烽火臺搶生意,這可是一筆大買賣,起多少座屋子,挖多少座池子,材料都盡夠了。

    周烈不知不覺中培養出一位基建狂魔,很快就會顯現出效果。

    他只身趕往三零零烽火臺,想要見一見阮浮生,如果有可能的話,他希望雙方烽火臺可以結盟。

    進入大廳,忽然感到一股蕭瑟氣息撲面而來。

    阮浮生披頭散發坐在石階上,兩眼空洞地看著前方,韓一鳴和趙紅玲陪在左右,看那架勢是怕驛主尋短見?

    “你來了?陪我喝酒!”

    周烈很想問為什么是我?難道看咱年紀小好擺弄?不過他終究沒有問出這句話,坐下來與阮浮生對飲。

    三杯酒下肚,阮浮生潸然淚下,哭得……像個女人。js3v3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回書頁]  [下一章](快捷鍵→)
足彩合买源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