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二看書 三二看書 恐怖靈異 快穿直播之升級路 第五十八章 光與暗五

第五十八章 光與暗五

小說:快穿直播之升級路| 作者:不存在的筆名| 類別:恐怖靈異


    閉目養神的汪雅云嘴角微彎,不用多想,她也知道車里這兩個與衛宜認識多年的家伙在嘲笑衛宜那張舌燦蓮花的嘴在這個姑娘身上碰壁的事情。

    不過,這個叫墨歸念的姑娘不簡單啊。手里的那把陌刀看起來不打眼,但是剛才她就注意到了。她的刀捅進魅影的體內,可是一絲血跡都不曾沾染在刀身上,這足以看出她手中的陌刀絕對不是凡品。

    成功打入友方內部的墨歸念表面仍舊對他們一行人抱有極大的警惕,但是內心卻在思考現在車上坐著的一群人中有沒有背叛女主的渣渣。

    妖零零妖的關注點在于墨歸念神一般的演技:宿主,我覺得可以祈禱下一個世界是關于娛樂圈的,就憑你這演技,絕對可以理直氣壯的來個大滿貫,咱也不虛

    “別鬧,我在很凝重的想正事呢。”墨歸念心中人擺手,不過她目光一轉問道:“當初背叛汪雅云的是誰啊?在這個隊伍中嗎?”

    妖零零妖:不知道,我和你一樣,只知道每個世界的大概劇情和任務,至于關鍵人物除了男女主之外,其他的都需要你自己去尋找

    “……好吧,”墨歸念放棄了借助外掛的可能,只能與這些人一一接觸之后再一一排除了。

    ——

    連續趕路之后的三個時,眾人終于離開了之前的那個城市,一路上都沒有遇見其他的人類,而他們同時也注意到頭頂上一直有個電子眼來回盤旋在他們的頭頂,似乎鎖定了他們。

    “那個東西一直在跟著我們,”劉夏用收回望遠鏡,對于一直盯著他們的電子眼很煩躁。

    他當然也知道這東西會將他們的行動直播在光界,雖然這么多電子眼同時直播整個暗界,他們或許只能占據光界直播平臺的一角,但還是覺得很困擾。

    “不用理會,反正當下的事情無關緊要,”何普東專注開車。現在距離午夜已經過去將近六個時了,他們再堅持六個時就能回到光界了。

    同時第二輛車中的衛宜與墨歸念打交道,只套出了她的名字,其他的卻一無所知。

    衛宜再次哀嘆墨歸念警戒的心,不過仔細一想也覺得這樣不錯。

    畢竟是一個姑娘,獨自一人遇到這樣的事情,沒有崩潰還能獵殺魅影已經很不錯了,而且看她剛才的表現,也算是不凡。

    “歸念妹妹,你覺醒的是力量還是速度?”不過為了以后能更好的相處,衛宜覺得還是將墨歸念的能力盡可能的弄清楚,以便后面戰力規劃。

    墨歸念目光一轉,偏頭天真卻世故的道:“詢問他人之前不是應該先自我解刨一下嗎?”

    演戲上癮的墨歸念決定在別人挖出自己的信息之前,要先將別人的信息挖出來。畢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這是她的準則。

    衛宜嘴角抽搐,覺得墨歸念的用詞實在是不可恭維。在聽到連接兩輛車輛的通訊器中傳來劉夏忍笑的聲音,她面上更是溫和,不過心里卻將想著待會兒怎么將幸災樂禍的劉夏兩人給揍一頓。

    “這也沒有什么好隱瞞的,我覺醒的土屬性,目前能力并不強,”反正看樣子只要墨歸念沒有離開的意思,后面的路他們估計都要同吃同住,能力的事情也隱瞞不了,還不如大大方方的公布出來,也算是為之后的友好打下基礎。

    畢竟,誠信有時候能夠催化人與人之間的疏離與防備。

    “土?”墨歸念若有所思,“土屬性是只能利用實際中存在的任何和土有關的東西,還是能憑空制造?”

    對于覺醒者類似于異能樣的能力,墨歸念想要通俗的將它們劃分一下。

    衛宜詫異墨歸念的機敏,于是笑著回答,“這就不清楚了,畢竟我目前的能力很弱,只能對地面造成范圍的利用,連說中的土刺都弄不出來,更不用說憑空制造跟土有關的東西了。”

    “哦,”墨歸念點頭,同時提起自己的能力,“我是速度覺醒。”

    空間屬性是一塊肥肉。

    目前,空間屬性的覺醒者的特征有兩點。

    戰五渣和好控制。

    墨歸念雖然不是個戰五渣,更不好控制,也不想空間屬性在如無必要的時候暴露。

    “難怪,”衛宜恍然大悟的點頭,難怪墨歸念之前的行動比之他們這些當兵的還要靈活一些。

    她心中驚訝,難道這種物理方面的覺醒者要比法術系的覺醒者更厲害?

    沒錯,衛宜已經將覺醒者分為兩類。

    一類就像是她這樣的各種屬性類的覺醒。像是什么五行屬性或者風雨雷電等等一系列,她按照游戲的分類將其分為法術系。

    至于物理系,無不例外就是力量、速度等等。

    根據目前他們掌握的信息,物理系的覺醒者確實比法術系的覺醒者占優勢。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衛宜覺得他們一行人除了何普東和墨歸念之外,其他人都有點廢啊。不,起碼汪雅云很厲害。

    似乎是看出衛宜面上的惆悵是所為何事,墨歸念理智的分析,“結合說和游戲,你們這種屬性類的覺醒者在后期爆發的傷害比我們這種身體方面的覺醒要厲害的多,所以你不用妄自菲薄。”

    “……我沒有妄自菲薄,”衛宜爭辯。但是看到墨歸念一副‘我懂,你別狡辯’的表情,她覺得心累。

    前面的劉夏和何普東是在是忍笑忍得艱難,但是在汪雅云一個冷眼看過來的時候,兩人急忙一本正經的各干各事,就算是憋笑憋的臉頰抽痛,也不敢暴露出來。

    人生艱難啊。

    開車的林江南通過后視鏡看了噎死人不償命的墨歸念,毫無疑問,他直白的打量被墨歸念捉了個正著,兩人對視一眼,還是林江南先移開目光,心中默念,她果真不像是一個普通人。

    “前面有人,”突然,劉夏盯著改版的電腦屏幕出聲道。

    兩輛車中輕松的氛圍一掃而光,每個人都不動聲色的警戒,準備隨時應對突發狀況。

    汪雅云拿起望眼鏡觀察前面,但是很遺憾。周圍有變異之后高大的樹木遮擋,最遠只能看到前方四五十米,這還是在沒有光照的情況下。

    “有幾個人。”

    無法用肉眼觀察就只能依靠儀器的檢測了,索性劉夏的本事還不錯,一般情況下出不了什么錯。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回書頁]  [下一章](快捷鍵→)
足彩合买源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