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二看書 三二看書 恐怖靈異 最牛錦衣衛 第38章 這個妞好嫵媚

第38章 這個妞好嫵媚

小說:最牛錦衣衛| 作者:少穿的內褲| 類別:恐怖靈異


    第38章這個妞好嫵媚

    ps:求推薦票,各位看客老爺們,看完不扔票,這跟嫖了美眉不給錢有啥區別,丫的,內褲表示很傷心!

    走過竹橋,眼前人影多了起來,一排竹樓依湖邊而建,四周遍地竹林,幽靜的院落中幾處花簇增添著芬芳。這處小院,幽靜雅致,高雅不俗氣。花簇面積很講究,仿佛只是點綴和補充。竹樓酒館一共三個客房,乃是沈家招待貴客的地方,平日里,來此飲酒賞湖,不僅要有錢,還必須有才,若是俗人,即便再有錢,你也進不了竹樓。不得不佩服沈家的經商理念,一座小樓,一處幽靜的小院,讓沈家打造成了身份的象征。曹希仗著布政使公子的身份,成功的包下了竹樓小院。當然,沈應元也有自己的打算,張侖小公爺和布政使公子的比斗,再加上揚州花魁行首陸丹雪,禪林苑竹樓小院的名聲可以再往外揚一揚了,這對沈家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竹樓小院中,熟人真的不少,澹臺福寧、司徒雍等人悉數到場,想來這些人是來看熱鬧的,畢竟過些日子就是牡丹詩會,提前看看崇陽書院才子的能耐也是好事。當然,有張侖小公爺到場的地方,從來不缺少趣事。除了開封府的熟人,還有些生面孔,竹樓門口沈應元正陪著一個藍袍錦衣公子說話,張侖面露不悅,靠過來小聲道,“看到沒,跟沈應元有說有笑的那個豬頭臉就是曹希,他旁邊那個黑臉書生是崇陽書院的第一學子李正,李正后邊那個矮子叫寧海超,這三個都是你今晚的對手。”

    蘇瞻頓時樂了,擋住臉,小聲道,“這么說本公子今晚上要一對三了?不過你這豬頭臉、矮子黑臉的,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過分么?”張侖可不覺得有什么不對勁,碰了碰蘇瞻的肩頭,看著院里的人,眉頭漸漸皺了起來,“看來姓曹的為了讓本公子出丑,可是煞費苦心啊,不光開封有名的文人來了,其他地方的人也來了不少,瞧見那幾個繡著烏鴉的白衣學子了么,那些都是岳麓書院的人,旁邊那些估計是石鼓書院的了。呵,真有意思。”

    蘇瞻不禁大皺眉頭,要說崇陽書院的人這么早來到開封府,一點都不奇怪,畢竟崇陽書院和白鹿書院都在河南地界,岳麓書院和石鼓書院的人來得這么早,當真讓人有些意外了,“看來這次牡丹詩會果然不一樣啊!”

    張侖對牡丹詩會并不上心,所以無法體驗到蘇瞻心中巨大的壓力,“管那個呢,反正你今晚把那三個歪瓜裂棗干趴下就行了,要是干得漂亮,本公子幫你把陸丹雪偷偷搶回去都成。”

    “張不凡你今晚上多看少做少說話,別害本公子就行了”蘇瞻一腦門黑線,張侖這家伙典型的記吃不記打,把陸丹雪搶走,是挺不錯的,可一旦讓張紫涵知道了,誰也跑不了,都得夜游汴梁河。

    華燈初上,一條魚龍舞動長河,穿過竹林,依稀可以看到汴河之上燈火通明。星光、河水、文人雅士、名媛歌妓,處處散發緋色氣息。悅耳的絲竹聲終于消失,沈應元早已經看到張侖旁邊的蘇瞻。對蘇瞻這個人,沈應元心緒復雜,只是面無表情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蘇瞻也很尷尬,自然不會湊上去跟沈應元說什么,這時澹臺福寧等人也看到了張侖二人,聯袂前來,拱手向張侖見了禮。看到蘇瞻抱著膀子,盯著曹希等人猛瞧,澹臺福寧頗有些意外,“立言老弟,難道你今晚要替小公爺出場?”

    “那是自然,本公子不出場,就靠小公爺那點斤兩,夠看么?”蘇瞻張口打趣,張侖也不著惱,“你也別放大話,今晚要是輸了,咱倆都丟人。”

    澹臺福寧等人相繼點頭,大家平日里誰都不服誰,但現在面對曹希,大家頗有點同仇敵愾的意思,岳思崖把蘇瞻拉到一邊,小聲嘀咕道,“那個曹希也就仗著布政使公子的身份,要真論才學,崇陽書院比他厲害的多得是呢。你今晚最該留意的是那個李正,此人學識驚人,那個寧海超也不簡單,一手音律,連西涯先生也曾出口夸贊,如果曹希要比音律,我們可全都不是寧海超的對手。”

    莫看蘇瞻在開封府地界囂張得很,但對崇陽書院那邊還真不了解。岳思崖這個人算是狂傲了,能讓他擔憂的人,想來實力肯定不一般了,“西涯先生親口夸贊的人,想來不好對付的,但愿對方不比音律吧。”

    澹臺福寧等人也湊過來出謀劃策,只有林啟年陰沉著臉站在后邊,蘇瞻納悶得很,這家伙都把姚楚楚搶走了,怎么還一副死了老娘的晦氣臉?這邊商量著如何應戰,張侖也已經找到了曹希,至于岳麓書院和石鼓書院那幫子人,自然是悠然自得的賞花賞月賞美人。才子們都是傲氣的,誰也不會主動低下頭去結交誰。彎月高懸,氣氛火熱,沈應元做為竹樓小院的主人,站在竹樓二層講了一番話,并且將今夜比試的人說了一遍。如岳思崖預料的那樣,曹希并沒有親自參加比試,而是把李正和寧海超推了出來。最后,沈應元走下竹樓二層,卻見小樓二層觀臺一陣燭光,兩名青衣小婢簇擁著一位女子走了出來。

    這一夜星光璀璨,雅韻十足,女子踏著觀臺,來到邊緣,一身粉色紗裙裹著豐滿的嬌軀,女子身材不算太高,但十分合適,黛眉清晰如墨,眼眸若一對傳情桃花。紅唇微薄,帶著些妖艷氣息,淡淡的凝望,卻似含情脈脈。微微一笑,仿若百花盛開,豐滿不顯累贅,像一顆成熟的水蜜桃,處處透著誘惑。此女并非張紫涵那般傾城絕世,但將女子的艷麗展露的淋淋盡致,一顰一笑,一言一行,無不耀眼十足,玉顏含笑,不屑而盼望,純潔而妖冶,仿佛將天下男子玩弄于鼓掌之間。

    注:李東陽,字賓之,號西涯,士林民間多稱呼李東陽為西涯先生,以示尊敬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回書頁]  [下一章](快捷鍵→)
足彩合买源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