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二看書 三二看書 玄幻奇幻 偶遇軍少鳳三爺 第175章 實彈射擊區的敵人

第175章 實彈射擊區的敵人

小說:偶遇軍少鳳三爺| 作者:岱聰| 類別:玄幻奇幻


    昨天晚上整整一夜,趙清川激動的心情沒有平復,一宿沒睡。

    今天早晨,趙清川是800名學生當中第一個起床的。

    刷新歷史記錄了!

    回望進入集訓營以來的這兩個多月,趙清川永遠是最后一個起床、集合。

    趙清川之前有耳聞,聽說天狼戰隊要選拔新成員,就從他們這批學生當中選。

    趙清川對什么軍隊、天狼戰隊之類的,沒有太大興趣。所以,她對這兩個月來的嚴苛訓練以及訓練結束之后的考核,沒有太重視。

    但那是昨晚跟三叔約會之前的態度。

    經過了昨晚那場夢幻甜蜜的約會,趙清川的態度發生180度大轉變!

    昨晚,在那棵神圣的大樹下,趙清川確定了她所愛慕的三叔的真實身份。

    于是,她決定要好好訓練,盡最大努力pk掉對手,成功進入天狼戰隊,讓自己變得足夠強大,足夠優秀,能夠跟三叔并肩作戰。

    接下來的訓練中,趙清川真的是變了一個人。

    周大鈺向鳳君臨匯報了這件事情,鳳君臨反而擔心起來:萬一這個丫頭鐵了心要留在軍隊里,那該怎么辦?這將會是一個比陶小兵執意做軍人更棘手的問題。

    趙清川的態度轉變和神速進步,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所有的教官都非常看好趙清川,一致推薦趙清川進天狼戰隊。

    這些學生里面呼聲特別高的還有兩位,就是陶小兵和蕭何。

    鳳君臨一直在回避這三個孩子進天狼戰隊的問題,現在這個問題擺到臺面上了,他必須直面這個問題,審慎考慮一下。

    如果想徹底阻斷這三個孩子的從軍之路,最好的機會就是接下來的兩次終極考核,錯過這兩次機會就不好辦了。

    鳳君臨自言自語道:“唉……好糾結,留也不是,不留也不是……”

    忽然,鳳君臨的對講機刺啦響了一聲,接著傳出來周大鈺的聲音,“呼叫三爺,呼叫三爺。”

    聽到周大鈺在對講機里喊自己的代號,鳳君臨有點詫異:非任務時期,喊什么代號!鬧著玩呢?

    “呼叫三爺,呼叫三爺。”周大鈺又重復一遍。

    鳳君臨心想:正好我煩著呢,就陪你們玩玩。

    于是,鳳君臨抓起對講機,“三爺收到,孤城請講。”

    “發現實彈射擊區有敵人潛伏,全軍已經二級戰備狀態,偵查范圍內只發現一名敵軍,報告完畢,請指示!”

    雖然鳳君臨覺得這件事情不太可能發生,但是聽周大鈺的語氣不像是開玩笑,鳳君臨還是第一時間選擇了相信這是真的。

    聽完周大鈺的報告,鳳君臨的人已經在車上了,他發動車子驅車趕往周大鈺那里。

    鳳君臨側臉對趴在肩頭的對講機說,“我馬上過去,完畢。”

    實彈射擊區的學生們已經在諸位教官的護送下安全撤離射擊區,陶小兵、吳磊被留下了。

    他倆正抱著槍對準敵人潛伏的位置,嚴陣以待。

    鳳君臨趕到現場,跳下車,從后腰摸出槍,“咔噠”子彈上膛。

    他邁開大長腿來到周大鈺身后,“什么情況了?”

    周大鈺把望遠鏡遞給鳳君臨,說:“這貨挺奇怪的,槍聲一響,他就老老實實的;槍聲停下,他就開始動。”

    “敵軍武器裝備情況?”

    “敵軍未對我方進行任何攻擊,就只是潛伏在那里,行動詭異。”

    鳳君臨舉著望遠鏡觀察射擊區區后方的戰壕里,隱隱約約能看到一根新鮮的小樹枝在晃動。

    這是敵軍為了偽裝自己用小樹枝編織的帽子。

    這名敵軍戴著鋼盔,為了掩藏自己在鋼盔上扣上了一頂“粗制濫造”的帽子,但是帽子上翹起的樹枝反而暴露了他的位置。

    鳳君臨放下望遠鏡,扭頭看著周大鈺,神色非常不好。

    周大鈺臉皮緊了緊,問,“怎么了老大?”

    鳳君臨掃一眼在場的各位,壓低聲音訓斥周大鈺:“你鬧著玩也有個限度,讓全體學生陪你一起玩是不是有點過分了?趕緊把學生弄回來繼續射擊訓練!”

    周大鈺露出一副被冤枉的表情,“沒有啊,老大,我不是鬧著玩兒的。”

    鳳君臨指著實彈射擊區后方的戰壕,“這么low的偽裝技術,他連我們集訓營的大門都進不了!”

    周大鈺強調道:“老大,那個人真的身份不明!我已經核實過了,不是我們集訓營里的人。”

    “醫務室、后勤部,你都問了?”

    周大鈺很自信地回復,“是的,集訓營里的每一個人我都核實了一遍。”

    鳳君臨又舉起望遠鏡看著實彈射擊區后方的戰壕,敵軍頭頂那根樹枝還在不停的蠕動,鳳君臨心想:這家伙還挺不老實的……

    鳳君臨下令:“給我打!打到他投降!”

    命令一出,陶小兵伏在扳機上的食指動了一下,“報告長官,是直接打人,還是打哪里?”

    鳳君臨還在舉著望遠鏡觀望,他回答道:“陶小兵朝敵軍的頭頂開槍,注意不要傷到他,其他人朝戰壕掩體開槍,把他用于隱蔽的墻體打下來!”

    鳳君臨說完向陶小兵遞個眼神,無聲問:有把握嗎?

    陶小兵鄭重其事地點下頭,隨即開槍。

    “砰!”

    鳳君臨從望遠鏡里看到,陶小兵的子彈精準無誤地擦過敵軍的鋼盔邊緣。

    鳳君臨給陶小兵豎起了大拇指,陶小兵開心地笑了,那笑容比今天的陽光還要燦爛溫暖。

    躲在戰壕里的人,被頭頂擦過的這一槍嚇到身體僵硬。

    愣了幾秒鐘,這人縮了腦袋,趴到地上,怯怯地說:“是瀟何這個菜鳥有上場了嗎?該死的瀟何,差點爆了老子的頭!”

    緊接著,自己身體的兩側開始下暴雨——子彈暴雨!

    “我靠!!!今天怎么這么多脫靶的?大家集體抽風嗎?!”

    無數子彈穿過面前的墻體,幾乎是擦過自己的耳邊,釘到身后的山體上。

    走投無路的“敵軍”眼睜睜看著面前的墻體就要被射穿,無助地抱緊弱小的自己,大腦中閃著求救信號:投降!投降!投降!……

    鳳君臨立起手掌,喊:“停止射擊!”

    槍聲止!

    實彈射擊區后方的戰壕里,那個潛伏的敵軍正舉著白旗搖晃。

    周大鈺哼笑,“這家伙來之前就準備好了白旗了?”

    鳳君臨把望遠鏡丟給周大鈺,俊美的臉陰沉著,那雙丹鳳眼微瞪他一眼,“那是醫務室的白色枕套。”

    醫務室?白色枕套?

    周大鈺腦海里瞬間閃過“趙清川”這個名字!

    趙清川上午請假了,理由:來大姨媽肚子疼。

    楊少尉舉著擴音器喊:“戰壕里的人,出來!”

    周大鈺舉起望遠鏡看向實彈射擊區后方的戰壕,心里忐忑著:千萬不能是趙清川啊,不然我就慘了……老大不會輕饒我,陶小兵也會對我有成見的!

    怕什么,來什么!

    趙清川頭頂著鋼盔,顫巍巍從墻體后面站了起來,灰頭土臉的模樣……

    周大鈺馬上向鳳君臨請罪:“報告長官,是我偵查不力,誤把我方士兵當做敵軍,請長官處罰!”

    鳳君臨握緊了拳頭,忍著想沖到趙清川面前的沖動,強迫自己站在原地。

    他質問周大鈺:“你不是說,集訓營里的每一個人都核實過了嗎?”

    周大鈺如實回答道,“確實核實過了,但是沒有親自具體到每個人。趙清川今天上午請假了,我打醫務室問過,醫務室的護士說她在醫務室里,所以我就沒親自去醫務室查房。”

    陶小兵一聽到妹妹的名字,從周大鈺手里奪過望遠鏡,看一眼,戰壕里站著的果然是趙清川!

    陶小兵立馬扔掉望遠鏡,扔掉身上掛著的槍,向妹妹沖刺過去。

    趙清川遠遠地看著陶小兵朝著自己飛奔過來,眼淚奪眶而出。

    晶瑩的淚珠滑落臉頰,在布滿灰塵的臉上留下兩道鮮明的痕跡。

    陶小兵看到妹妹這副狼狽的模樣,心疼到語無倫次。

    哥哥來了,趙清川覺得自己可以歇會兒了,兩腿一軟就倒下去了。

    鳳君臨看到趙清川倒下了,無法繼續淡定了,他吩咐周大鈺打電話給醫務室,然后撒腿向戰壕沖過去。

    陶小兵想到自己朝著妹妹的頭頂開的那一槍,就后怕到手抖。

    趙清川感覺得到哥哥在顫抖,她瞇著眼睛看著哥哥,嘴角微翹著,“陶小兵,剛從槍林彈雨里撿回一條命的人是我哎,你怎么怕成這個樣子?”

    “擦過你頭頂的那一槍是哥哥開的……”

    趙清川驚愕,“你開的?!我以為是瀟何脫靶了呢!”

    “瀟何現在不在射擊區。你不是在醫務室嗎?怎么跑這里來了?”

    趙清川隨便搪塞一句:“我來玩啊~”

    陶小兵敲敲她的額頭,生氣地說:“來這種地方玩,不要命了?!”

    趙清川踹一腳面前的墻體,“誰知道今天大家的射擊水平這么反常呢!竟然脫靶脫成了這樣!”

    陶小兵被她氣到笑了,“你這個丫頭是不是傻呀?這么明顯的針對性射擊都看不出來嗎?”

    趙清川瞪大眼睛看著陶小兵,“我被當成敵軍了?!”

    陶小兵緊緊抱著趙清川,“傻丫頭!你要把哥哥嚇死了,知道嗎?以后不許做這么危險的事情!”

    “就當哥哥求你了,好嗎?”陶小兵低頭在趙清川額頭深情印上一吻。

    這時,面前的墻體坍塌,鳳君臨剛好看到這一幕。

    ------題外話------

    今天更到第176章哦~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回書頁]  [下一章](快捷鍵→)
足彩合买源码